首页>剧情片 > 人类清除计划2
超清

人类清除计划2

评分:
5.0

主演:·· Bak Jhey 托尼·查普曼·斯蒂尔 #Megan 李欣燃 

状态:超清

更新:2022-09-26 10:45剧情 中国大陆2011

排序

人类清除计划2播放地址

人类清除计划2
人类清除计划2

人类清除计划2剧情简介

《人类清除计划2》是黑泽明,导演的作品,发行于2011年(中国大陆),由··,Bak,Jhey,托尼·查普曼·斯蒂尔,#Megan,李欣燃等主演,镀锡中文网为大家提供人类清除计划2完整版免费在线观看,能在手机和电脑上流畅观看人类清除计划2高清版(超清国语原声),同时还支持是手机投屏。
剧情人类清除计划2讲述了:所持,并非红雷剑,而是古阙剑。人类清除计划2重达六百多斤的重剑,没有足够的力量,根本难以挥动,但在陈宗手中,却轻若树枝。被挑战,在陈宗的意料之中,只是没想到会间隔一年多时间。手腕轻轻一颤,便有刺耳剑啸声阵阵,带起丝丝的浑浊白色气流。被挑战,按照九重天阙的规定,只能是同期门徒,换言之,不能是上一届的门徒来挑战这一届的门徒,那不符合规矩,毕竟上一届门徒更早进入九重天阙,修炼的时间更长,往往更强。连山剑法!

人类清除计划2相关问题

求一些由微小说改编的微电影或者由微电影改编的微小说

40、校园爱情缘来“柿”你《历经艰辛之告白》41、罗嘉良微电影《时间门》The travel of memory删除记忆42、微电影《幸运之城》没有疯狂怎么能算活过??43、微电影《95分的烦恼》一台电脑引发的坑爹事44、微电影《宅幸福》<干爹>...



缘来就是你的刘涛主演电视剧

清朝末年的上海,主持大盛钱庄的杜震(姬麒麟饰)一心要巩固其上海商场上的地位。而他在英国留学的独生女儿杜慕雪(刘涛饰)也被他招回国内。在码头上,阴差阳错的误会让来接英国商客的威廉(邱心志饰)和刚下船的慕雪大打出手,幸好慕雪的表哥萧培元(陆诗雨饰)及时赶到,带着慕雪脱险…回到家里,慕雪才发现被叫回国的真正原因是要将她嫁到魏家,接受西方思想的她岂肯就范,决定要让魏家知难而退,不料对方竟是在码头上大打出手的威廉………影 片 名 称: 缘来就是你影 片 类 型: 连续剧领 衔 主 演:刘涛邱心志陈司翰片长:35集 第一集 1870年(光绪年间),上海。川流不息的上海码头,前来迎接杜家小姐的丫头小圆喜因误闯入洋人区被接待洋人老板的中国人威廉当成扒手欺负,杜家小姐杜慕雪出现,和威廉及其手下战成一团……慕雪灵活的身手及以伞当剑的攻防,把对手整得团团转。 慕雪姨表哥萧培元驾车前来,慕雪得以脱身,留下威廉满是欣赏的笑脸。慕雪返家,竟发现是杜母装病骗她辍学归来,而且目的居然是为了其父杜震帮她安排的相亲!威廉来到出岫园——这个上海华洋商贾齐聚的高级交际场所,其中当家的便是交际手腕一流的柳如烟,两人关系暧昧。小圆喜在街上被威廉拦住,要逼问她家小姐的名字,葛家宏带着仆人小盖子挺身相救,和威廉及其手下打了起来,威廉带来的租界巡捕将家宏逮捕。小盖子见状飞奔回葛家向老夫人搬救兵,却被葛家丫头锦儿挡下。这锦儿,竟是个跟慕雪长得一模样儿的姑娘!锦儿请葛家二爷葛顺昌出面救家宏,顺昌前去请求素有丝绸生意往来的杜震帮忙,杜震爽快答应。 第二集 威廉低下姿态,想要一舞化干戈,慕雪却是嘴上不饶人,借机恶整他。威廉继续纠缠,两人借着舞姿再度交手,在舞池中满场飞舞,赢得满堂喝彩,其间威廉注意到慕雪耳后有颗朱砂痣。舞曲终了,慕雪借口要威廉帮她从提包中拿手绢,却抓出一条水蛇来!惹得现场大乱,慕雪径自得意诡计得逞,暗想这下子恐怕威廉是不敢来提亲了,哈!如烟也以此事调侃威廉,然而威廉乐得棋逢对手,对如烟透露:慕雪这匹“悍马”跟他在码头遇上的“野马”是同一匹“马”,并以驯服她为挑战。 第三集 慕雪白天要翻墙逃出,却被杜母挡下,夜里背着包包要逃走,也被培元逮个正着。原来是杜震为防慕雪逃婚,交代众人看紧她。慕雪抱怨,培元只好答应在城隍庙会陪她去透透气。城隍庙会好不热闹,慕雪四处找人拍照。锦儿到观音堂求神,因缘巧合的与慕雪碰个正着,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令人不敢相信。两人一见如故,慕雪跟锦儿换装,调皮地恶整算命仙一番,最后还威胁算命仙帮她们拍张照片作纪念,却不料意外引起火灾,现场一片混乱。牌楼摇摇欲倒,人群更加混乱,慕雪被踩在地,家宏却错认是锦儿,牌楼砸下来,家宏及时推开慕雪……真正的锦儿已被人推挤到远处的庙口,后脑撞到了石狮子,昏倒。培元将锦儿错认成慕雪,急忙抱起离去。 第四集 杜家一阵慌乱,锦儿昏迷不醒,大夫诊断无生命危险,却恐有失忆的后遗症。另一头慕雪醒来,却已是随着老夫人在坐船回湖州的路上了!慕雪自是大喊着要回上海,又急于解释自己的身份,但长相和打扮都无异,老夫人又怎会听信她的话?慕雪脑筋一转,想到刚好可趁此机会逃婚,索性将错就错了。顺昌和威廉对丝货讨价还价,威廉硬是要杀价到100两,并以进口洋酒为诱饵,挖洞引顺昌往下跳。 顺昌禁不起诱惑,宁愿赔本也要答应之际,家宏阻止,非150两不卖,连顺昌也没辙。威廉损失惨重,如烟却冷静分析要威廉把这赔本生意做起来,才不致断了市场,并表示宁愿抵押出岫园都会帮威廉到底。慕雪随老夫人回到葛家,家宏一如往常地伸手去捏慕雪双颊,慕雪却迎面给了他一拳,家宏错愕不已! 第五集 慕雪发现自己失控,面对家宏“她怎么突然会起武功”的怀疑,连忙心虚掩饰。另一头杜家,锦儿终于醒来了,却全然失去了记忆。杜震和威廉反而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得以让威廉和锦儿有个全新的开始。如烟对蕙姑表示绝不会放弃威廉,现在威廉被她的钱绑住还不敢甩了她,蕙姑一语道破:钱还清之后呢?如烟愕然。威廉频频对锦儿献殷勤,看到她陶醉其中,径自得意,以为一场意外倒让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慕雪”给收服了!另一头家宏无意间发现“锦儿”手上的疤不见了!家宏知道眼前的人不是“锦儿”,慕雪只好将事实全盘托出,家宏认为慕雪另有目的,转身就要对老夫人说去!第六集 家宏对奶奶说出“锦儿”是冒牌货的事实,岂料老夫人不但不信,还认定是家宏受不了“锦儿”处处跟他作对,才编出这荒唐的理由来撵她走! 此时下人来通报说找不到“锦儿”,老夫人更一口咬定是家宏赶走了锦儿,家宏只好慌忙逃出,说什么都要把这假“锦儿”给找回来。家宏找回“锦儿”,幕雪要求家宏帮他送家书报平安,家宏才知道原来慕雪的真实身份竟是大盛钱庄杜震之女,来头可不小!威廉带锦儿逛庙口,遇到主子欺负丫头,威廉原以为锦儿会打抱不平,却不料她竟悲从中来而痛哭。威廉为在锦儿面前出风头,挺身而出,锦儿对威廉赞赏不已。 第七集 某次宴会场合,培元竟意外发现如烟和威廉有金钱上的往来,心里感到不安。慕雪训练家宏学看帐、学英文、还学洋人礼节跟交际舞,两人过度密切的举动,惹得下人闲言闲语。而慕雪也因而发现葛家的帐本有问题,而且源头指向二爷顺昌。顺昌自上海返家,不把家宏看在眼里,却防起“锦儿”来。慕雪询问老夫人关于顺昌做生意借高利贷的事,发现老夫人心知肚明却不管事,尽将希望寄托于家宏和锦儿身上。慕雪分析顺昌如此看锦儿不顺眼,是因为老夫人一直打算着让家宏娶锦儿,会坏了二爷的事。培元见“慕雪”对威廉的爱与日俱增,决定找威廉谈他和如烟金钱往来的事。威廉也不否认,但说是好朋友亲算帐,反将了培元一军,并看出培元喜欢“慕雪”的心事。威廉回头找如烟兴师问罪,却不料如烟为断流言,要和威廉断绝往来。 第八集 家宏和小盖子找机会溜了出去,慕雪听从老夫人的吩咐,跟踪在后,竟发现家宏时常花钱到大杂院救济穷人,被家宏的爱心感动不已。某日,万字记的高利贷来大杂院抓人,家宏挺身而出,慕雪也加入战局,把高利贷打的落荒而逃,两人合作无间,感情更进一步,都有点心动的感觉。万字记的裘万千和顺昌素有往来,跟顺昌打过招呼之后,打算给家宏一个教训。家宏和小盖子在街上被裘万千率众逮着,慕雪有不祥预感,急奔而出。家宏被裘万千五花大绑在柱子上,并除去他的衣物,当街示众,极尽羞辱之能事。慕雪赶来,以一抵众,救下家宏。然而狼狈的家宏悲愤不已,内心的创伤无法平复,于是将自己隔离。锦儿在父母的积极撮合下,答应和威廉的婚事,培元怅然若失。慕雪痛骂了家宏一顿,要他为了奶奶必须振作起来,并毛遂自荐当家宏的武功师傅,家宏终于想通,俨然脱胎换骨一般。 第九集 顺昌在老夫人面前惺惺作态,说要报官抓裘万千,为家宏讨回公道,老夫人息事宁人地拦下,这一切早在顺昌的预料之中。顺昌话锋一转,抖出当日是“锦儿”救出家宏,“锦儿”竟是个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老夫人自是不信,此时家宏和慕雪归来,家宏冷静机警地谎称“锦儿”的武功是他所授,哄得老夫人不疑有他。然而顺昌还不死心,抖出“锦儿”和家宏常在房间独处到半夜,下人间已传得沸沸扬扬,明指“锦儿”要攀龙附凤的心机。老夫人突然提出要让家宏娶了“锦儿”,让“锦儿”名正言顺地照顾家宏,免去这些流言非语,众人哗然。顺昌心里自然愿意,但慕雪却跳出来阻止,家宏以为慕雪看不上他,负气夺门而去。顺昌正百思不解“锦儿”的反应,常忠却逮到机会做恶,对顺昌献计……老夫人一早不见“锦儿”踪影,惊见“锦儿”已留书离去,老夫人失望,家宏急得到码头寻找,却一无所获。 第十集 小盖子尾随常忠来到破柴房外,裘万千正要轻薄慕雪,被慕雪咬个血肉模糊,幸而常忠这时拿了卖身契前来,裘万千才得以作罢。小盖子行迹败露,一并被常忠抓了去。家宏不见小盖子影踪,心中焦急万分。一阵瞎找之后,家宏想起慕雪曾提及二叔和万字记的裘万千有瓜葛,于是向万字记寻去,终于在此救出慕雪和小盖子,并擒住了裘万千。顺昌和常忠听到风声,赶紧离家避风。老夫人言明若是慕雪不肯嫁给家宏,也不能误了慕雪的幸福,说罢就要赶慕雪走,慕雪只得咬牙答应。家宏体贴慕雪的委屈,承诺不会趁虚而入地占她便宜,两人可以做有名无实的夫妻,慕雪感动。第十一集 杜母拉着锦儿瞧她最爱的相机,希望可以帮助她想起点什么。锦儿果真想起一切,记起自己的真实身份是葛家丫头,也想起和慕雪相识的经过,这却让杜母认为女儿更糊涂了。培元见锦儿的态度,相信她果真不是慕雪,却也担心起慕雪的下落。 杜震未免再起事端,坚持不将锦儿和威廉的婚期延后。锦儿却要求培元带他回湖洲,培元这才知锦儿和葛家少爷也有婚约,又是一阵心碎。顺昌接到老夫人家书,要他返家商讨家宏成亲事宜。回到家中,老夫人却是要以家法重罚他联合外人欺负自家人之事。家宏不忍,冲过去帮顺昌挡棍,顺昌惭愧至极,决定痛改前非。如烟趁着威廉洒酣耳热之际,勾引他上了床,威廉把眼前的如烟看作是慕雪,沉醉其中…… 第十二集 锦儿在培元的陪伴下回到葛家,却惊见葛家正在大办喜事!锦儿只得伤心地离去。培元要锦儿先将证明她身份的庚帖拿回来,再做打算。家宏和慕雪虽是假成亲,却煞有其事的把所有礼节都一一做完。两人一在床上、一在地上,分别就寝,却是心事满怀难以成眠。回上海的船上,锦儿突然想不开要寻死,培元力劝不成,只好作势要陪着锦儿走上绝路,锦儿感动不已,断了念头,两人相拥,锦儿却表明培元永远是她最敬爱的表哥。锦儿和培元回到杜家,经一番解释之后,二老终于相信锦儿不是慕雪,杜家二老收锦儿为义女。杜震分析利弊得失,仍希望锦儿以慕雪身份嫁给威廉,锦儿犹豫不决。杜震欲向锦儿探知其生母消息,却一无所获。杜震再三向锦儿保证,嫁给威廉一定会幸福,锦儿终于点头答应。 第十三集 慕雪写了封给培元的信,要小盖子帮他寄出,却半路被家宏拦截,把信撕了个粉碎!家宏警告小盖子千万不能把慕雪的家人给引来。威廉迎娶锦儿,婚礼中西合并、别开生面。洞房花烛夜,锦儿正沉碎在这原不属于她的幸福之中,不料威廉竟发现锦儿耳后的朱砂痣不见了!威廉带着愤怒与疑惑来到出岫园,对如烟一阵发泄,这门亲事根本就是个骗局,杜家竟然换了丫头来骗他!一早,威廉若无其事地送了只小狗给锦儿,对锦儿呵护备至,却让锦儿有怅然若失之感。威廉陪着锦儿回娘家,遣开锦儿之后,在二老面前直接揭穿已知锦儿昌牌之事,二老大惊失声。杜震将事情原委解释清楚,并承诺将大盛钱庄的股权分给威廉,以作为联婚的诚意。岂料威廉仍坚持要回慕雪,并保证会善待锦儿,保她完璧之身,待找到慕雪再暗中交换回来。第十四集 慕雪质问小盖子到底有没有将信寄出,小盖子心虚的态度,使慕雪马上猜到此事必定和家宏脱不了干系。慕雪认定两次的家书都是被家宏所毁,故意让她和锦儿有家归不得,家宏被冤枉,恼怒不已。家宏带着小盖子在外喝闷酒,却发现大杂院的兄弟形迹可疑,似要干些不法勾当,遂跟踪前去。原来是威廉向顺昌买了一批货,品质却是二等,威廉在洋人验货时以上等货假昌,私下却聘了这些兄弟要以假乱真。家宏担心葛家声誉受损,于是出面阻止,却不慎引起火灾,整个仓库的丝货被烧个精光。威廉接获消息赶来,预期的利润再度付之一炬,而且又是家宏搞的鬼,威廉对家宏恨之入骨。家宏受伤,慕雪心疼,帮家宏上药,家宏趁机吻上慕雪,慕雪终于不再闪躲,融于家宏的爱意之中。威廉前来葛家拜访,见到慕雪,两人心头一震,假作互不认识,言语中却暗自较劲。 第十五集 威廉送了葛家大小礼物,慕雪发现自己的礼物里夹了张纸条,是威廉约她私下会面,慕雪前去赴约。家宏发现纸条,也跟着前去。威廉对慕雪表达他的爱意,慕雪委婉拒绝,只关心锦儿,知道锦儿并不幸福,慕雪难过地哭了起来,威廉一把将慕雪拥入怀中,家宏产生误会。家宏痛打威廉之后狂奔到悬崖边,伤心绝望的他竟要往下跳,慕雪死命抓住不放,对家宏深情告白。幸而两人最后有惊无险,紧紧相拥着,有大难不死的珍惜。如烟趁着威廉不在找上门来,向锦儿说自己已怀上了威廉的孩子!杜震私下打听锦儿生母下落,却只得到已得痨病过世的消息。第十六集 家宏和顺昌到威廉家拜访,锦儿见到了少爷来访,连忙现身,然而却只能互作不相识,满腹的话也无法倾吐。家宏和顺昌乘船载货到北京,途中却遇官船例行检查。官差们摆明了存心找碴,说是有人告发船上藏有私货。官差查获一片鸦片砖,分明是受人唆使来污陷他们。家宏自是不肯束手就缚,打伤官兵,最后仍是被擒住。 第十七集 老夫人自恶梦中醒来,似有不祥预感,慕雪安慰之。老夫人借机感谢慕雪的付出,随口问到慕雪是否拿走庚帖?慕雪自是不明所以。老夫人翻找出锦儿遗留在葛家的金锁片,交还给慕雪。锦儿的小狗伤了如烟,并不严重,然而如烟却趁势大闹,指控锦儿和小圆喜要联手谋害她腹中胎儿…… 家宏入狱,心知绝对是威廉搞的鬼!葛家接到消息,知道家宏和二叔被人栽赃入狱,老夫人一听晕了过去。慕雪日夜兼程赶往上海,她开门见山质问威廉,威廉却是虚伪做戏,表示自己一直为了家宏四处奔走,虽然嫉妒家宏抢走慕雪,却也真心希望慕雪快乐,威廉十足的诚意让慕雪不禁感动,认为自己错怪了威廉。 第十八集 如烟将锦儿推落池塘,自己又做戏跳下相救,俩人双双昏迷。如烟不幸小产,威廉痛失骨肉,将罪过全部怪到锦儿身上,如烟诡计得逞。威廉带慕雪会见县令,慕雪得以见家宏一面。家宏见慕雪和威廉同行,心急慕雪被威廉装腔作势所骗,一口咬定是威廉暗中陷害自己,岂料慕雪此时却是完全听信了威廉的谎言。如烟三天两头地装疯大闹,锦儿受不了这样的精神折磨,痛苦地决定离去。 第十九集 锦儿写好留给威廉的信,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家,刚好小圆喜前来,锦儿只好将行李暂时塞在床下。锦儿前去安抚如烟,却遭了如烟一顿拳脚。如烟心里痛快,却仍担心真正的对手慕雪,蕙姑决心下狠招!蕙姑诱引锦儿前往城外观音寺为如烟祈福,然后收买了车夫,将锦儿连人带马坠落悬崖,送上黄泉路……蕙姑心想,如今冒牌货已除,哪还有“真货”换“假货”之说呢。 第二十集 官兵在湖中打捞到锦儿的绣花鞋,又找来马夫做了伪证,更加认定锦儿是因想不开而投湖自尽,杜母、培元及小圆喜伤心不已。慕雪原想对顺昌隐瞒老夫人病重一事,却不料小盖子脱口而出,顺昌宁可拖着重病也要返乡探母,却因过于激动而昏倒。威廉决心赶尽杀绝,要县令判家宏死罪,然而家宏罪不致死,于是两人设计买凶杀人,杀了被家宏打伤之官兵,嫁祸于家宏。威廉此时表露本性,以慕雪和家宏恩断义绝、回到他身边为条件,才肯救家宏一命!慕雪此时才知威廉真面目,恨自己识人不清,悔之不及,但为了拯救家宏性命,只好答应威廉条件。慕雪来探家宏,拿出休书请家宏签字。家宏没料到慕雪竟是如此自私无情,伤心欲绝签下休书。第二十一集 慕雪实现和威廉之约定,答应一经确认家宏安然无事,就和威廉成婚。顺昌终于安然回到葛家,面对老夫人焦急询问家宏和慕雪的下落,顺昌也只能隐瞒以对。重伤的家宏和小盖子回乡途中,巧遇女扮男装的人凤,人凤似乎来头不小,从来没有人敢对她大呼小叫,于是她反而对家宏这个对她不客气的男人产生兴趣。 威廉先送慕雪回到杜家,杜家人还以为是锦儿回来了,后来才发现是真的慕雪回来,真是失掉一个又找回一个,也不知该喜还是该忧。 第二十二集 慕雪和小圆喜秘密来到威廉家,想要寻找蛛丝马迹,证明锦儿并非投湖自尽。慕雪找到锦儿当日留给威廉的信,信中说到会好好地活下去,所以根本就不可能寻死,慕雪更加确定事有蹊跷。蕙姑发现锦儿房中的慕雪,误以为是鬼魂前来索命,心虚求饶。慕雪在杜震房中发现和锦儿一样的金锁片,杜震终于坦承慕雪和锦儿实为双胞胎姊妹!并和盘托出过往的一切,原来慕雪和锦儿并不是杜妻所生,生母是杜震的红粉知己,生下孩子后,为不让杜震为难,她留下一女之后离去。也是因为杜妻因练功而无法生育,杜震将慕雪抱回,谎称是抱来的孩子……慕雪和小圆喜见蕙姑鬼鬼祟祟地进入一药铺,心起疑窦。小圆喜想起此药铺是帮如烟安胎看诊的丈夫所开。慕雪心里已经有底,于是入门试探,果然得知如烟怀孕全是编造出来的!第二十三集 湖洲大街上,出现了一名落魄狼狈、状至疲惫的女子,锦儿竟然没死!她风尘仆仆地回到了湖州,巧遇葛家下人,赶紧将她带回……锦儿只好继续将慕雪剩下的戏演完。老夫人见到锦儿,虽然不知这个才是真的,却也是开心不已。顺昌继续跟踪、追查线索,终于让他知道设计陷害他们的人就是裘万千!顺昌找上门,逼问裘万千慕后指使者,裘万千坚持不说,顺昌已被逼到绝境,竟身上绑着炸药、掏出枪疯狂扫射,自己也被裘万千以匕首刺中倒地。顺昌的尸体被抬回来,竟没瞒住老夫人,老夫人哪里还经得住这个刺激,终于昏死过去。老夫人对锦儿交代后事,让她照顾家宏之后,就断气了……杜震怕慕雪再有不测,于是反对慕雪继续住在威廉家,慕雪不从,父女俩又是一顿争吵。杜震要跟威廉讨回大盛钱庄的股权,威廉自是不给,争执之中说出慕雪已经嫁给家宏一事,杜震无法接受女儿竟嫁给死刑犯,怒斥慕雪,父女关系再度破裂。威廉充满恨意,竟酒后乱性,要非礼慕雪! 第二十四集 威廉想占有慕雪,慕雪抵死不从,威廉只得作罢。威廉凭借顺昌欠下的债务,查封了葛家大宅,锦儿一干人只得被迫离去。久别重逢,家宏和锦儿互诉别后景况,锦儿不信慕雪是如此薄情之人,猜测其中必有误会。经锦儿苦口婆心激励,家宏决心重创一番事业。人凤费尽心思找到湖洲葛家,却惊见葛家已遭查封。通过跟踪小盖子,人凤终于找到家宏。 第二十五集 锦儿回到雪园,乔装成慕雪,威廉不察错认,惊诧于慕雪对他的态度转变,沉醉于柔情之中。锦儿借机套问陷害家宏一事,威廉仍是全盘否认,并将一切罪过推向杜震不该嫁个假女儿给他,锦儿听了伤心欲绝,情绪失控,拿出匕首就往威廉刺去,威廉此时才知原来眼前的人是锦儿!如烟闻声而来,和锦儿一阵扭打,锦儿不慎被碎花瓶所伤,奄奄一息。慕雪赶来,告知锦儿俩人确实是双胞胎姐妹,锦儿含笑而终。痛失所爱的培元决定离开伤心地,远赴英国。慕雪为了不让锦儿白白牺牲,加上要查明葛家落败真相及巩固大盛钱庄,不顾杜震反对,决心回到雪园。 第二十六集 人凤慢慢知悉家宏惨遭家变的遭遇,于是捏造一套同样悲惨的际遇,藉机和家宏拉近距离,家宏终于真心将女扮男装的人凤视为好兄弟。然而某日官兵将人凤、家宏和小盖子一行人逮住,关进牢里。众人这才得知,原来人凤竟是知府大人易正邦的千金!家宏一行人被释放。如烟巧遇以前客人钱大钧,大钧明显对如烟表示好感,如烟正好趁机利用大钧以图挽回威廉。威廉出不了丝货,其它丝厂的货又全部都被钱大钧订走,威廉前去找大钧帮忙,不料吃了个闭门羹。正自烦恼之际,得知如烟和大钧有交情,于是请求如烟帮忙,如烟乐于重新掌控威廉。 第二十七集 易正邦得知家宏决心重振家业,再加上看出女儿心系家宏,于是决定帮助家宏。易父答应帮家宏照料小盖子等人,并答应调查之前的案子,要家宏安心到上海投靠他父亲的拜把兄弟大钧,并帮家宏改名叫毕重生。大钧看在如烟的面子上,答应调丝货给威廉,却在利润上占尽便宜,威廉只能有苦难言。慕雪从人凤口中知道家宏已离开湖洲,失望不已。家宏来到上海投靠大钧,开始在大钧生丝厂上班。家宏努力工作、并以其专业知识帮工厂解决了蚕热危机,大钧对家宏赞赏不已。 第二十八集 汤玛士决定和威廉合作。慕雪陪同汤玛士来到大钧生丝厂,惊见疑似家宏的背影,然而听到的却是毕重生的名字,猜想可能是自己看错了。慕雪无意间听到威廉吩咐下人,买通蚕农囤积桑叶,让大钧的蚕都饿死,出不了货。威廉也暗中请人调查毕重生,慕雪听到毕重生是湖洲人,心里一惊。慕雪偕同小圆喜去找这个毕重生,发现他果然就是家宏!家宏见到慕雪,内心爱恨交织,口出绝情之语。慕雪忍着心痛,提醒家宏要注意蚕农的动作,并警告他威廉已对毕重生这个名字产生了兴趣,叫他小心。桑农闹着要涨价,联合起来不愿出货,家宏机灵应对,提出将蚕农的债务全数转到大钧名下,待赚钱再摊还,而且不收利息,蚕农心动接受,家宏顺利摆平纷争。第二十九集 家宏不解慕雪既然已离他而去,为何还要帮他?慕雪一时情难自已,终于坦承当初离开他是和威廉做的交易,惟有如此做才能保住家宏性命。家宏此时才知自己误会慕雪,自责不已,俩人终于前嫌尽释。 第三十集 如烟毛遂自荐接近汤玛士,帮威廉谈成军火生意。此时,威廉终于知道毕重生就是葛家宏。大钧六十大寿,贺客盈门,威廉也带着慕雪和如烟到场。大钧当众宣布收家宏为义子,又撮合家宏和人凤的喜事,来个亲上加亲,家宏错愕、慕雪失落。家宏为难,心里只有慕雪,却又碍于易父和大钧的恩情,不知如何是好。人凤体贴安慰,要他先重振家业,婚事以后再说。另一头易父和大钧也在商量,必须对军火生意严格把关,以免造成官府损失 第三十一集 威廉指使人潜入大钧丝厂,在库房里埋下炸药。爆炸引起大火,危急到大批的货,家宏不顾一切地冲入火场抢救丝货,被火场里坍塌下来的梁柱压住腿动弹不得,受重伤。家宏醒来后发现自己腿瘸,沮丧得自暴自弃,对人凤爆发情绪,说出自己不可能娶她。 人凤明白家宏心里只有慕雪,但因为目前易父和钱大钧正在积极查案要帮家宏平反,所以阻止家宏马上取消婚事的意见。汤玛士要威廉协调一笔军火生意,威廉去找钱大钧探口风,提出愿意跟他一起合作的计划,没想到钱大钧竟一口回绝,认为汤玛士的军火因为质量不好,若是卖给大清朝廷将会害人害己,并反过来劝威廉不要做不干不净的生意赚黑心钱。 第三十二集 慕雪终于与人凤面对面,两个女人说出自己的真心话,承认自己对家宏的深情。威廉跟如烟的关系愈来愈紧密,威廉让如烟协助管理钱庄,连李掌柜也只听如烟的,慕雪陷入更困难的处境。威廉带着慕雪去找家宏,威胁家宏去说服钱大钧不要在军火买卖上挡他的路,否则慕雪的日子不会好过。如烟、威廉和吴大人开心庆祝军火买卖成功,慕雪察觉三人之间的交易有问题,软硬兼施逼李掌柜将吴大人利用钱庄洗钱的细节说出。握有证据的慕雪偷溜出去,要人凤转告家宏吴大人帮威廉疏通官府买卖军火的事,同时把吴大人洗钱贪渎的证据交给家宏。威廉的买卖受到阻碍,决定要掀家宏的底,因此和吴大人带着大批官兵要到钱宅抓家宏。正当危急时,易大人派官兵来到,要抓威廉和吴大人。慌乱中,威廉潜回雪园,以慕雪作人质进行要挟。幸而官兵抢救下慕雪,抓住蕙姑。情急之下,如烟开枪救了受伤的威廉,两人逃进租界,投靠汤玛士。 第三十三集 易大人抓到当初涉案的朱县令和裘万千,两人交代受贿于威廉,并供出受他教唆栽赃家宏走私鸦片的始末。经过一番波折,慕雪父母终于接受家宏,成全他和慕雪的感情。家宏拒绝与人凤的婚约,人凤仍然无私地愿意伸出援手,慕雪与家宏十分感激。正在此时大家发现人凤竟然失踪了……威廉绑架了人凤,开出条件要易正邦同意购买汤玛士的军火。 第三十四集 汤玛士对于威廉擅自掳人的行动很不高兴,提出谈判的事让威廉去进行,自己则负责监视人质。威廉开出条件:事成后,要汤玛士安排船只护送他和如烟去香港。此时的易正邦揪心不已,如果答应威廉,就是对不起国家,如果不答应,人凤势必陷入绝境。慕雪提出一个大胆的计划:让家宏去跟威廉交易签约,自己则尾随在后跟踪,伺机拯救人凤,易正邦无奈同意。就在威廉要去和家宏进行谈判的时候,如烟告诉威廉自己已经有了身孕,和威廉沉浸在对未来的憧憬中…… 第三十五集 家宏来到谈判的西餐厅却没有见到威廉,只看到一张纸条和染血的手绢,叫他前往下一个地点。家宏匆匆赶往下一个地点时,却发现中了威廉的圈套,慕雪及时赶到,但也被威廉的手下抓住。此时,在汤玛士的住处,汤玛士对如烟说如果威廉没有成功,自己将带她一起去英国,但是如烟不为所动,汤玛士想强吻如烟,被如烟一巴掌打回去,汤玛士恼羞成怒想强行侵犯她。威廉回到汤玛士的住处发现受到欺负的如烟已经流产,勃然大怒。汤玛士首先开枪打中威廉,受了伤的威廉抱住如烟,如烟在威廉的怀里死去。家宏为救威廉打死了汤玛士,威廉最后自杀,自愿扛下杀人的罪名。一切恩怨落幕,慕雪和家宏三个月后举行婚礼,婚礼上人凤想帮大家拍照留念,闪光灯一闪,又是一阵惊吓混乱……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内容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22 镀锡中文网